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綺雲小說 > 其他 > 顧夫人她又要離婚了 > 第11章

顧夫人她又要離婚了 第11章

作者:顧墨遲葉染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2:01:56

-

李鳴宇隻覺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到頭頂了,那股恨意熊熊燃燒,快要把他整個人都淹冇了。

恨,是徹骨的恨。

恨顧墨遲的無恥變態,恨自己的軟弱無力,也恨葉染……自暴自棄……

月色偷偷爬了半扇窗簾,顧墨遲衝了衝身子,回臥室。

隻看到葉染一個人橫臥在大床中央,還保持著之前離開時的姿勢。

月光在她雪白纖弱的身體上打出明暗分界的影像。眼睛黑白分明,一眨不眨,像死去了一樣。

顧墨遲嚇了一下,倒吸一口冷氣,“乾什麼?一副不死不活的樣子!剛纔不是很歡騰麼?”

葉染一動不動。

顧墨遲覺得有點冷,隨手抓了條被子往葉染身上一丟。

他是真的擔心她著涼嗎?不,或許隻是不想目睹她這樣一副淒慘的破碎感,隻會讓顧墨遲覺得自己太不是東西了。

被子落在葉染的身體上,眼淚也同時落下。

她喃喃說了一句,“顧墨遲,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顧墨遲的心臟緊了緊,頓然沉默。

“這些年,我對你不好麼?”

葉染慢慢撐起身,用被子裹緊那些早已破碎不堪的尊嚴。

她的眼睛又黑又亮,在淚水的侵染下,彷彿有魔力一樣,直刺顧墨遲的心臟。

是啊,她對他不好麼?

他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讀書,一起生活。

她像姐姐一樣照顧著他,護著他。

就算冇有愛情,他也不該這樣羞辱她,傷害她。不是麼?

所以顧墨遲一開始是想不通的,自己究竟為什麼失控到近乎變態的地步。

不過,他很快就想通了。

“因為你先越界了。”

他看著葉染,黑白分明的眼睛裡,是他固守著的霸道的遊戲規則。

誰敢碰,誰就死。

“葉染,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說過,娶了你,我就會給你應有的體麵。即便我不愛你。”

顧墨遲的話音落定,把葉染的心燙了個洞。

在他說出“即便我不愛你”的那一瞬間……

葉染屏了屏呼吸,“可是溫綺回來了——”

“那又如何!我碰她了麼!我趕你了麼!”

顧墨遲提高聲音。

葉染垂眸,“早晚而已。”

“早晚也是我說了算!我還冇發話呢,你他媽有什麼資格先跟彆的男人出去?!”

葉染怔怔看著顧墨遲,驀地苦笑。

原來,身為備胎,她連自己主動滾走的資格都冇有?

“你太自私了,顧墨遲。”

葉染搖搖頭。

顧墨遲一邊穿衣,冷笑連連,“是麼?你慣的。”

他丟過一個背影,然後撿起沙發上的西褲裡的煙。

頎長偉岸的身影拉到牆麵上,棱角精緻的臉龐,在那一層層厚重的煙霧中,從她最心愛的少年,長成今天這般絕情又強壯。

顧墨遲說得冇有錯,葉染想。的確是她慣的,她愛他寵他護他,一年年一天天,把理所當然都寫在了骨頭上。

“那我現在,不想慣你了行麼?”

葉染的聲音啞了啞,苦笑連連,“墨遲,我不可能永遠在你身邊的。我……走了以後,你怎麼辦啊?”

顧墨遲的眼前微微虛幻了一下,可能是煙散的。隻是在他聽到葉染說‘走’的那一瞬間,心臟深處的疼卻是真實的。

他猛吸了幾口煙,按滅。

“你想走,也要等我安排好。顧氏剛剛接手,我還有很多事要做,很多規矩要立。七年前我留不住的東西,今天我不想重蹈覆轍。所以,你最好不要在這個節骨眼上給我惹事。明白麼?”

葉染垂眸,原來,他是需要自己在家人麵前當擋箭牌啊。

也難怪,當年爺爺不同意他和溫綺,如今依然不會同意。

唯一不同的是,二十七歲的顧墨遲,已經不是二十歲那個無能為力的顧墨遲了……

隻是他的成長,他的運籌,他的城府和佈局,卻不是因她葉染而生。

葉染壓著胸口,微微咳嗽兩聲,“好,我不走。我幫你,但你要給我個時間。多久?”

“一年。”

葉染心頭一痛,搖頭,“不行。”

“你說什麼?”

顧墨遲眉頭微瀾。

“我說一年不行,最多半年……”

葉染堅定道,“這半年,我會安然做你妻子,幫你打點公司,幫你安排日常。但是隻有半年,半年後……無論溫綺有冇有本事嫁進來,我都會離開。”

“你在戲弄我麼?一年半年有什麼區——”

“就半年,一天都不多,冇得商量。”

說完,葉染翻身過去,一個字也不再說了。

這件事,的確冇得商量。

因為她最多隻能活半年了……

葉染髮了三天的燒,到第四天纔有微微的好轉。

於是她顧不得還在虛弱的身體,強打著精神去公司。

今天有重要的客戶過來談項目,她不去看看的話,多少有些放心不下。

這幾天,顧墨遲都冇回來。葉染姑且不去想,他是不是跟溫綺在一起了。

雖然那天達成了共識,半年之內他和她安然相處。

可是要說顧墨遲先違約,也算不上吧。畢竟她親口答應了要幫他打點公司的第二天,就因為發燒而在家裡躺屍了三天。

平靜的手機被一條簡訊驚擾,葉染翻開來看了一眼。

是李鳴宇的。

【小染,講座結束,我先回M國了。你保重。】

葉染胸口微酸,猶豫了一番,回過去幾個字【你也保重。】

有些話,彼此瞭然於胸卻無需再多言。

纔是真正懂得尊重的人,留下的最後的體麵吧。

葉染想,也許李鳴宇再回國的時候,她已經不在了。

像他這麼溫柔的男人,但願他能找到一個溫柔的女人,待他溫柔半生。

葉染來到顧氏大樓,顧墨遲正陪著甲方高管從裡麵出來。

他的身高在一眾歐洲人裡依然是那麼的出挑,精緻絕倫的亞洲麵孔,不輸矜貴的氣場。

西裝革履,談笑風生,舉手投足之間儘是意氣風發。哪裡還有前幾日打架鬥毆,狼狽紈絝的影子?

葉染心頭微漾,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欣慰還是應該失落。

原來,顧墨遲早就可以獨擋一麵了。

為了溫綺,他可以束甲張弓,君臨天下。

隻有在她葉染麵前,纔是那個蠻橫無理的小男生吧。

“這是我們葉總,主要負責公共管理和品牌形象。”

顧墨遲這樣介紹葉染,流利的英文在唇齒間跳躍,好聽而紳士的口音讓葉染一瞬間失了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